阿里云服务器
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要闻 南宁之窗 2024-07-10 503浏览

罐车混装事件追踪|有涉事企业客户称被要求核查装载记录 业内:这是一个道德底线问题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有普货罐车食品类液体和化工液体运输混用且不清洗,涉及三河汇福粮油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福粮油)、中储粮油脂(天津)有限公司等。

7月8日,汇福粮油公开座机电话接线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企业目前进行了自查,具体更权威的结果要等相关政府部门通知。

7月6日,中储粮油脂(天津)有限公司所属的中国储备粮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储粮)通过社交媒体公开回应称,从7月5日开始在全系统深入开展专项大排查。

有中储粮的客户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已经收到了中储粮方面的通知,要求对运输车辆核查前三次装载的来源,特别是油品的装载记录等。该人士认为,这是“极个别现象”,涉及“道德底线问题,也是最起码的良知”。

《食用植物油散装运输规范》2014年已开始实施

据媒体报道,5月21日,一辆罐车在未清洗油罐的情况下,从汇福粮油的生产厂区满载一级豆油驶出,而这辆车刚从宁夏将煤制油运输到秦皇岛。5月24日,一辆刚刚卸完煤制油的罐车,在并未洗罐的情况下,也在中储粮油脂(天津)有限公司的厂区顺利装上了食用油。


宁煤煤制油分公司的物流中心,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罐车驶入这里,准备装载煤制油

根据汇福粮油官网,公司始建于1999年10月,位于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开发区汇福路8号,主要产品为汇福食用油、汇福豆粕。目前汇福粮油拥有河北燕郊、江苏泰州、辽宁盘锦三个加工基地,总加工能力达到1000万吨。天眼查信息显示,石克荣持有汇福粮油89.759%的股份。

根据汇福粮油微信公众号发文,“汇福产品遍布西南、华东、华中、华北、东北、西北全国七大地理分区中六大区域”,2023年汇福粮油的包装油销售客户有三河爵晟粮油、北京宏源尚品、宁波瓜瓜(美菜)、山西昊晟食品等企业;散油销售客户有三河亚王食品、上海浦耀农产品、上海楷烨粮油、北京世纪悦福、中赫裕丰粮油、天津华科科技、保定宏海粮油、方顺联合粮油、沈阳中诚供应链等企业。

7月6日,中储粮公开表示,全面严格排查出入库等环节使用的运输工具是否符合要求,相关运输承运单位运输工具是否符合食品安全规定,运输过程中的操作是否规范。对于检查发现存在违反规定的运输单位和承运车辆,立即依法终止运输合作,并列入集团公司服务采购“黑名单”;对发现的重大问题,主动向有关监管部门报告。对于直属企业及员工违反操作规程和工作纪律的,从严从快严肃处理。

相关事件引发了公众对食用油企业安全性的质疑。

据了解,我国早在2014年就实施了《食用植物油散装运输规范》,其中明确规定“运输食用植物油应使用专用容器,不得使用非食用植物油罐车和容器运输”“在向运输容器中装油时,应采用独立(专用)的输油管道分别进行不同品种,不同等级油脂的灌装,避免混合掺杂”等。

金龙鱼(SZ300999)是食用油行业龙头企业。7月8日,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在微信中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我司对食用油运输有严格监管,贯彻执行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对食用油运输的相关规定,并制定了集团性管理制度,旗下各工厂严格落实执行。食用油运输工具须按照《食用植物油散装运输规范》要求,以确保产品质量安全。”

业内:混装应为个别现象,“这是一个道德底线问题”

事件引发公众及业内人士的谴责。不过,也有不少受访从业者认为,这是个别现象。


5月14日,河北省邢台市南和区的一处停车场里停了多辆罐车。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当地许多人从事罐车运输行业

针对相关报道,汇福粮油客户之一的北京世纪悦福总经理钟舜告诉记者:“这种是极个别现象,中国的大豆油以及其他的(食用)油,有问题是不会出厂的。”

钟舜表示:“我们是自己的车,专人、专罐、专司机、专路线,可以调取三年之内的行车记录仪⋯⋯作为企业,这是一个道德底线问题,也是最起码的良知。”

“汇福粮油和中储粮的产品质量是没问题的⋯⋯国家对食用油监管得特别严格,是经常抽检的。可能在运输过程会存在瑕疵。”钟舜说,其也是中储粮的客户,目前已经收到了中储粮的通知,(对运输车辆)包括需要核查车辆前3次装载的来源,特别是油品的装载记录;是否是食用油专用车,强调装载的油品必须与罐车标识相符,不得混装;司机必须持有健康证,车辆必须保持干净,不得有油渍等。

有食品行业从业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一些公司自己没有罐车,就需要雇第三方的,很多罐车司机就是个人短拉活的,没有规律,个别司机素质有待提高,这种情况容易出问题。

但该从业人员表示,以前车队比较分散,经过市场竞争一些小的运输公司被淘汰,目前食用油物流都集中在几家大的物流公司,这样的大物流公司也会规范很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联系了多地罐车司机,对方都表示自己都是专车专用,并没有听说过罐车混装的现象。一名泉州的罐车司机表示,不可能存在这种混装行为,“都是违法的东西”。但他同时表示:“除非有清洗油罐,有清洗证明的话那是可以的。”一名山东的罐车司机告诉记者:“我只拉汽油和柴油,拉不了别的货。”

基于目前技术条件,是否能够实现对油罐车的实时监测?就此,有提供相关流量监测服务的企业表示,理论上可以给所有油罐车安装实时监测设备,然后远程看数据,但不知道成本有多高。

也有相关技术人士表示,如果产品去处不明,监管就无法实施。农产品可以层层溯源,但媒体报道的是购买企业的违法行为。媒体报道的中储粮、汇福粮油是卖方,记者没调查到油的去处。“这种油罐车零用,应该是购买方找的车,而购买方是分拆罐装的小散,它们在分装销售或供应中小餐饮、食堂等。”

延伸阅读

罐车运输食用油可能流向披露:有公司生意涉高校食堂

《新京报》近日报道称,在5月份追踪调查中发现有两辆刚卸完煤制油的罐车,在并未洗罐的情况下,顺利装上了食用油,涉及的食用油企业分别是汇福粮油集团和中储粮油脂(天津)有限公司。此外,报道还称,国内许多普货罐车运输的液体并不固定,既承接糖浆、大豆油等可食用液体,也运送煤制油等化工类液体。

为了节省开支,不少罐车在换货运输过程中不清洗罐体,有些食用油厂家也没有严格把关,不按规定去检查罐体是否洁净,造成食用油被残留的化工液体污染。

涉事两家企业为食用油的生产加工企业,属于整条产业链的中游位置,向上对接进口油料作物与油料种植的上游公司,向下便是包装运输、销售等下游环节。


食用油产业链条示意图 图表制作:界面新闻 何苗

它们的油主要通过两种方式流通到消费端。一种是以散装卖给客户,这些客户通常是中小型的食用油分装工厂,生产桶装食用油再卖给消费者;或者是需求量较大的食品加工企业和餐饮服务企业。另一种则是直接包装成桶装食用调,以自有品牌通过渠道和经销商卖给消费者。

例如汇福粮油官网显示,其主要品牌为金汇福和汇福。而中储粮油脂(天津)有限公司隶属的中储粮集团则拥有品牌金鼎食用油。目前,针对上述事件,两家公司都表示自己品牌的食用油是安全的。

7月8日,涉事的汇福粮油集团回应界面新闻称,卖出的散油都是客户自提的油,可以以任何形式流向市场,不清楚客户渠道流向是餐饮为主还是零售为主,唯独不是“汇福”牌的。此外,前来运输的油罐车为客户自聘,汇福粮油公司对其资质有相应检查流程。

汇福粮油称,“涉及我们公司‘汇福’品牌的油是没有任何质量问题的。”而金鼎食用油的客服则表示,“金鼎包装油产品均采用厂内全自动一体化生产线罐装,产品质量没有任何问题,出厂前就已经包装好。”


图为汇福品牌桶装油(资料图)

那么,用煤制油罐车运输的食用油可能流向了哪里?

据汇福粮油对界面新闻的回复,用煤制油罐车运输的为客户自提的“散油”。

在其官方公众号一则推文中,界面新闻看到部分被汇福粮油称为散油销售客户的名单中,包括了三河亚王食品、上海浦耀农产品、上海楷烨粮油、北京世纪悦福、众和裕丰粮油、天津华科科技、保定宏海粮油、方顺联合粮油、沈阳中城供应链。

界面新闻检索公开信息看到,上述公司中,有不少做的是餐饮供应链的生意。

例如世纪悦福,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以农副食品加工业为主,公开招标信息中,其生意涉及高校食堂,曾在2017年、2021年与2022年分别为首都师范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北京大学食堂供应食用油等原材料。三河亚王食品有限公司的官方简介中则称其客户包含下级代理商与各大农贸市场、食堂饭店和食品厂。

世纪悦福负责人向界面新闻回应表示,世纪悦福确为汇福的客户,但世纪悦福所用车队为自有车队,一切操作流程皆符合国家食用油运输相关安全规定。

上海楷烨粮油则向界面新闻称:“我们做的是大宗生意,不是汇福的客户,汇福要向我们买货。”

目前,中储粮油脂(天津)与汇福两家公司尚未公布涉事食用油所流向的企业名单,而汇福相关工作人员则称公司积极配合调查,目前相关监管部门对公司的调查已经结束,一切以之后的官方通报为准。

在食用油产业链,实际上越往后延伸越难发现混装运输的问题。

“从中游过来的油,一般送到食用油分装工厂,再用生产桶装食用调和油。但在技术层面,由于主要是食品油量大,稀释了附着的煤油,这类油产出的产品则很难监控,在检测层面也很难检查出来。”一下游食品生产企业食品安全管理相关人员向界面新闻表示。

据其介绍,食品生产企业却很难规避这种现象。“食品生产企业主要是采购桶装油为主,但主要认的是品牌,对品牌产品上游的生产链路无法获悉。”上述人员表示。

而要入口的话,在食品加工领域,由于煤油跟食用油混合后只是作为少量配料,因此大多数人也无法察觉,除非嗅觉特别敏感。

即使普通消费者难以通过味蕾分辨,此事曝光之后,人们却也不免心存芥蒂——用煤油油罐车拉食用油,是不是一个普遍的现象?

从采访信息来看,理论上混装依然是小概率事件。

“以前会有混装的情况,现在基本没有了。”一位河南的运输行业人员告诉界面新闻,现在的运输货车已经变得更加细分,不同类型货车材质不同,这也是货品难以混装的原因。以油罐车为例,车型可分为3类和8类,分别适装易燃易爆物品与腐蚀品,煤油就属于“3类”货品。


一辆等待进厂运输食用油的罐车,罐体外侧喷涂的介质信息被一张白纸遮盖住,司机重新张贴了一张写有“食用油”字样的纸条

此外,现在的运输车负责装载哪一类货物,从外观上便可看出来,如果是平时运输煤油柴油等的,则会有很大味道,遇到厂家的安全检查一定过不去。

另据一湖北油罐车厂家向界面新闻表示,目前运输危货(包含煤油在内等)与普货(包含食用油在内)的利润差较大,比如一车危货能获利1200元,普货则现在只有800元。即使只从利益层面上讲,更多司机会认为把运输危货的车拿去运输普货,属于“大材小用”。

但如果缺乏相应的安全检查,加上货运司机自身行为的不规范,便可造成例外。

据上述湖北油罐车厂家,危货与普货理论上是不能混装的,除非能祛除掉车内原货品的气味,并抹除车体上的介质字样,直至下一年审车时候再重新涂上就好——也就是说,如果司机与厂家本身的安全意识不足,依旧有混装的操作空间。

另据一不愿透露姓名的食用油加工产业内人员向界面新闻透露,目前行业内用车可分为自有车队与外包车队,两种方式的差距在成本。“自己有车队会涉及到养车、养司机,所以一些大型企业都是外包的车队。”这中间涉及到的安全问题,理论上应由“验货方”来负责。

但外包车队实际上是处于一个无人监管的位置,对比之下,自有车队的好处就是司机的状态、车辆动态、车身及货品情况都随时能被监管到。

而当一个公司聘用了不严格的外包车队,再遇上忽视安全检查的厂家,就会发生货品混装的情况——这也很可能是汇福与中储粮(天津)目前发生这种情况的原因。

此外,由于油罐车等工作普遍是挂靠车队后接单的模式,也不排除在竞争压力下会有逐利的司机违规混装。

上述河南受访人员告诉界面新闻,由于门槛低,油罐车行业近年来涌入大量从业人员,由此带来的市场竞争显著拉低了该行业的收入,“原来3类车跑长途,一个月能赚3万,现在一天七八百都算好的了。”他表示。

截至目前,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油料生产国,油料总产量稳居世界第一,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3年我国油料产量约为3863.66万吨,较上一年同比增长5.7%。整体来看,近五年我国油料产量呈增长走势。

已有粮油企业加强了风险把控,一粮油企业向界面新闻表示,疫情后他们要求所有车辆有检验报告,入场还需另一份检测报告。在采买环节,公司也是直接对准大厂,入场检测严格,所用车辆皆为专门拉食用油的车。

这种情况下,加强各个环节的监管就成了重中之重的任务。

南宁之窗

南宁之窗10000+篇文章

站点 微博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南宁之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列表

拓展阅读

阿里云服务器

Copyright 2003-2024 by 南宁之窗 nn.cdxinw.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